御封茶楼
 
 
饮茶文化
 
饮茶文化
 
关于泰山女儿茶的神话传说

相传,很早很早以前,泰山扇子崖附近住着一对姓单的夫妻,他们年过半百,仍膝下无子,两人相依为命,靠种山上的几亩薄地维持生活,日子虽然过得清苦,却也算安稳。

人老了,七病八灾的就来了。有一年,单老汉的妻子得了一场重病,经过千方百计的救治,虽然保住了性命,却欠下了山下米财主的五两银子。单老汉本以为秋天收了庄稼,再打些柴草卖掉,也就把债还了。谁知屋漏偏逢连阴雨,船破又遇顶头风。那一年到头,老天爷几乎是滴雨未下,地里的庄稼基本上颗粒未收。到了年底,米财主派人来催债,单老汉连饭都吃不上,哪里还有钱还债?只好到米财主家去求情。 

米财主在泰城心狠手毒是出了名的,只要有人借了他的钱粮,就象见了阎王爷差不多。他不仅要把你的油榨干,而且还要敲骨吸髓,所以,人们都叫他“活阎王”。

单老汉来到米财主家,把他的难处向米财主说了一遍。米财主不但毫无同情之心,而且把三角眼一瞪,恶狠狠地对单老汉说:“如果到明年还的话,驴打滚,利滚利,连本加利要还二十两,你看着办吧。”单老汉一听,自己辛辛苦苦干一年,还不够他的利钱,心里顿时象是压上了千斤重的秤砣,压得他喘不过气来,可是怪谁呢?明知是火坑,谁让自己往里跳来! 

从米财主家出来,单老汉跌跌撞撞地来到黑龙潭附近,突然听到前面有人在哭,寻声望去,只见一个年轻女子,边哭边往黑龙潭里走。单老汉见状,知道是有人要寻短见,便不顾一切地跑上前去,把那女子拉回了岸上,对她说:“姑娘,有什么事磨不开,年轻轻的可不能寻此短见。” 

一开始那姑娘只是哭泣,不言不语,她见单老汉一脸善良诚恳的样子,才对他说:“大伯,我本姓叶,家住汶河南岸吴家庄,从小没了爹娘,跟着哥嫂生活。心狠的嫂子见我长大了,便和哥哥商量,把我卖给人家做妾,我死也不从,逃了出来,实在无路可去,便到泰山三阳庵出家做了道姑,谁知出了苦海又跳进了火坑,不仅庵中最苦最累的活全都让我干,而且有几个地痞恶少时常来纠缠我。教门之地尚未清静,我还有什么活路?还不如死了干净。” 

“姑娘,你的命确实苦。可是,人活一世,谁没有个七灾八难的,你年轻轻的就想走绝路,太可惜了,你要确实没有去处,不怕受苦的话就跟着我吧。我的家住在山上,家中无儿无女,只有一个老太太,生活虽然清苦,却还不至于饿死。” 

“大伯,只要你肯收留我,我愿做你的女儿,就是累死饿死,也心甘情愿。”说着,姑娘就给单老汉跪下磕头。 

单老汉赶紧扶起姑娘,对她说:“孩子,你愿做我的女儿,这是我的福气,快起来,咱们回家。” 

姑娘起来,刚才一脸的愁容早已飞到九霄云外了。她甜甜地叫了一声“爹”,便挽着他往家走。 

天上掉下这样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,单老汉心里乐开了花,刚才的烦恼也烟消云散了。他领着女儿回到家里,见过妻子,一家人过起了平静的生活。 

自从姑娘进了单老汉的门,家中顿时充满了生气。姑娘整天有说有笑,侍候爹娘做家务,把个家收拾得干干净净,有空还帮着爹爹下地,家里添了个如此勤快的劳力,里里外外有了帮手,单老汉不仅心情舒畅,而且身体上也觉得轻松多了,可是,每当他想起米财主家那还不清的阎王债,就又愁眉不展了。 

姑娘看在眼里,急在心上。她暗暗地想为爹爹分忧。她知道扇子崖下青桐涧里的青桐叶子有着清瘟去火、利尿解毒的作用,如果用它制成茶叶,一定好喝,又能治病。况且,每天到扇子崖附近砍柴挖药,进香许愿的很多,如果在门口摆个茶摊,说不定还能卖几个钱呢。 

姑娘主意一定,当天就去采来一筐青桐叶,试着制成茶叶,单老汉一尝,还真有个茶叶味,清香甘甜,绵软爽口,单老汉高兴地对女儿说:“好茶,好茶。” 

“是好茶就该给它取个名字。”姑娘得到父亲的夸奖,在一旁抿着嘴说。 

“人家富贵人家喝的茶叶都有个文绉绉的名字,什么西湖龙井、碧螺春的,我看咱这茶叶来自泰山,又是你制出来的,干脆就叫‘泰山女儿茶’吧。” 

姑娘创制了女儿茶以后,由于茶叶香气纯正,再加上用泰山的泉水浸泡,口感特别好,爽气提神,那些拜佛烧香、砍柴挖药的都争相饮用,有钱的扔下几个铜子,没有钱的姑娘也照样让他们喝。那些经常饮用女儿茶的,头痛上火的少了,体魄强健的多了。后来,姑娘见喝茶的人越来越多,干脆多制一些,让父亲到泰城去卖,由于茶叶物美价廉,又能去病强体,深得百姓们的厚爱,每次单老汉下山,无论带多少茶叶,总是不到一顿饭的功夫就卖完了。慢慢地,女儿茶在泰城出了名,叶姑娘也成了家喻户晓的人物,单家的生意也越来越红火起来。 

谁知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,米财主听说单老汉做火了茶叶生意,而且家中还有一个心灵手巧、如花似玉的姑娘,早生了歹意。他想,那女儿茶是单老汉的姑娘一手所制,如果把姑娘弄到手,不仅可以饱了艳福,而且让姑娘加工茶叶,也多了一条财路。他打定主意,第二天一早,他带上几个狗腿子便上了山。 

米财主来到单老汉家,正巧单老汉挑上茶叶,准备到山下赶集,他见米财主带着一帮人来,便知道是夜猫子进宅——凶多吉少。只见米财主三角眼一瞪,对单老汉说:“单老汉,听说你卖茶叶发了财,怎么,借我的银子也不还,想赖帐吗?” 

“财主老爷说哪里话,小女有点手艺,刚开始制茶叶,这半年总共攒了不到十两银子,一旦凑够了数,我一早准备给你送去。”单老汉谦恭地回道。 

米财主一进门就盯上了叶姑娘,见她虽然衣着朴素,却掩不住天生丽质,而且正值二九韵华,浑身上下都透出一种青春的朝气,米财主的眼早就看直了,他听说单老汉无钱还债,便皮笑肉不笑地对单老汉说:“你要真没银子,我也不为难你。我看你闺女长得还周正,就给我做五房姨太太吧。以后咱们成了亲戚,就是一家人了,什么钱不钱的,再说,你闺女也不用再在山里受苦,你也可以跟着享享荣华富贵了。”

单老汉早知道米财主的德性,他一听就气炸了肺,闺女是不愿给财主家做小才逃出来的,怎么能再把她往火坑里推,就是拼掉自家性命,也不能让姑娘去顶债。他趁米财主不注意,抓起扁担就去拼命,他这把老骨头,哪里是那几个狗腿子的对手,他们三拳两脚就把单老汉打倒在地上。 

“哼!不识抬举的东西,把人给我带走。” 

米财主气急败坏地说。 

这时,叶姑娘沉着镇定地走上前来,扶起单老汉,对米财主说:“你不是要人吗?我答应你。既然我们要结为夫妻,即使做小,也要明媒正娶,起码也要有抬花轿来聘。如果你同意的话,三天以后可以成亲,不然,你就等着给我收尸吧!” 

米财主一听姑娘如此爽快,喜得眉开眼笑,便顺水推舟地说:“好,三天以后我来抬人。” 

米财主走后,单老汉对姑娘哭道:“你好糊涂呀!米财主心狠手毒有了名,你这不是去送死吗?” 

“爹爹不要难过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现在,制茶的手艺你老也学会了,今后的生活你不会有什么难处了,两位老人家不要为我担忧。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,米财主那里也该有报应了。” 

三天以后,米财主带了一帮人,吹吹打打地来娶亲,单老汉夫妻两个挥泪与姑娘作别。姑娘一上轿,天上一阵风刮来一片乌云,那乌云越聚越浓、越聚越黑,不一会,瓢泼大雨便下了起来,等娶亲的队伍来到黑龙潭畔黄西河临时搭起的桥上,山洪恰巧也下来了。山洪一泻而下,冲毁了小桥,把米财主和那些狗腿子都冲进了黑龙潭喂了鱼鳖。就在米财主葬身鱼腹的同时,有位在树下避雨的樵夫看见洪水之上腾起了一片祥云。这时,雨敛云收,天空复又晴朗,山涧出现了一道绚丽的彩虹。 

从此以后单老汉便以制茶为生,老两口过起了平静的生活。再后来,泰山女儿茶的名气越来越大,越传越远,传到了济南,传到了京城,以至《红楼梦》里的贾宝玉在喝醉了酒以后,还要咱泰山的女儿茶解酒呢! 

据说,单老汉救的那位姑娘,根本就不是什么汶河南岸吴家庄的人,而是泰山上的青桐仙子,她是受碧霞元君之命,来扬善惩恶,帮助单老汉的。 

 

 
 版权所有:泰安市御封茶业有限公司 Copyright(C)2013-2014 鲁ICP备13004971号
技术支持:泰安网站建设0538-6620866